鸡蛋价格波动,蛋鸡养殖场的生产调整行为

发表时间:2022-09-16 13:42

    随着中国蛋鸡产业生产力的不断提高,蛋鸡产业市场化程度不断提升,价格波动已然成为近年来中国蛋鸡产业发展中的突出现象。鸡蛋是畜禽产品中价格波动最频繁剧烈的产品之一,尤其非洲猪瘟以来,鸡蛋价格的剧烈波动给养殖户和消费者都带来了一定冲击。结合2019-2021年对蛋鸡养殖场(户)的案例访谈和调研数据,本文探究蛋价波动背景下蛋鸡养殖场(户)的生产调整行为,对畜禽产业的稳产保供及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。

1、鸡蛋价格波动分析

 图1为2015年1月至2022年5月我国集贸市场鸡蛋交易价格波动趋势图,数据来源于农业农村部公开数据。可以看出,2015年1月至2022年5月集贸市场鸡蛋零售价格波动态势明显,且近年来鸡蛋价格波动幅度越来越大。其中,2017年5月、2019年12月、2020年6月是3个较为显著的波峰或波谷,以此为节点将其分为4个阶段。

  图1 2015年以来全国集贸市场鸡蛋交易价格波动趋势

分阶段来看:

(1)第一阶段(2015年1月-2017年5月):2015年以来蛋价相对稳定,蛋鸡养殖场(户)补栏积极性较高,与此同时,蛋鸡养殖场规模化快速发展,导致产蛋鸡存栏量较高,鸡蛋供过于求,2017年鸡蛋价格持续下跌。

(2)第二阶段(2017年6月-2019年12月):受2018年8月以来,我国各区域相继爆发非洲猪瘟疫情,猪肉消费需求下降,而受蛋白质类消费需求替代的影响,鸡蛋消费需求增多,导致鸡蛋价格持续上涨。

(3)第三阶段(2020年1月-2020年6月):一方面由于前期非洲猪瘟疫情的替代效应,蛋鸡产业扩产及延后淘汰现象显著,导致现阶段产蛋鸡存栏量处于高位,根据对2019年非洲猪瘟防控背景下主要畜产品供给变化的研究显示,非洲猪瘟疫情爆发后,蛋鸡产业的短期价格弹性和长期价格弹性均增大,且长期价格弹性发生显著变化,由0.3480增长至1.3474,蛋鸡养殖户对价格非常敏感且积极调整了生产决策;另一方面,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,外出餐饮、食堂集体消费等急剧减少,鸡蛋消费需求显著下降,导致鸡蛋供过于求,鸡蛋价格跌至低谷。

(4)第四阶段(2020年6月-2021年9月):随着新冠疫情的好转,高校开学、工厂复工、节日效应等,鸡蛋消费需求逐步恢复,加之上半年的蛋鸡淘汰行为,鸡蛋价格逐步恢复。

2、蛋价波动背景下养殖户生产调整行为分析

  价格机制是市场经济的核心。完全竞争市场的价格信号,不仅是商品和服务相对稀缺性的体现,还是生产者调整生产行为的关键信号。一般情形下,农户是生产要素和产品价格的接受者,根据生产要素和产品价格的相对变化情况,调整生产决策,重新配置劳动力、土地等资源。为了解蛋价波动背景下的养殖户生产调整行为,依托课题团队蛋鸡养殖基地及往期调研成员的协助,主要对山东与江苏的部分蛋鸡养殖场场(户)进行问卷访谈。

  2021年课题团队对不同规模以及不同经营模式的蛋鸡养殖场(户)进行了蛋价波动背景下养殖户生产调整行为进行案例访谈。在访谈中,将价格波动区间划分为四种,即价格下跌幅度过大(以2020年2月,即2020春节新冠疫情时期为例)、价格下跌幅度较大(以2020年5月-7月为例)、价格上涨幅度较大(以2019年11月-12月,2021年7月-9月为例)、价格上涨幅度过大(以2019年8月-10月为例),以考察四种价格波动情境下养殖户的生产调整行为决策。

  图2. 2018年以来蛋鸡价格波动情况

  注:PR是鸡蛋出厂价格、PC是鸡蛋成本价格、NR是每公斤鸡蛋所获得的净利润,PM是鸡蛋集市价格。

  访谈主要围绕两大部分:第一部分为养殖场(户)基本经营情况,主要包含养殖场(户)养殖规模、经营形式等基本经营信息及生产要素(土地、劳动力、资金及收入)现状;第二部分为价格波动背景下养殖场(户)生产调整行为决策情况,主要指在不同价格波动情境下,不同规模、不同经营主体的蛋鸡养殖场(户)在调规模、节本、提价等方面的生产调整决策。

  表2. 价格波动情境下蛋鸡养殖场(户)生产调整行为决策

  根据对大中小规模以及不同经营模式的蛋鸡养殖场(户)进行的访谈,不同价格波动背景下的蛋鸡养殖场(户)生产调整行为的共性特征概括为:

01、不论是何种规模及何种模式的蛋鸡养殖场户,只有在价格剧烈变化(变化幅度过大)时才会做出生产调整行为决策,价格变化幅度较小时不会进行生产调整。

02、小规模养殖场户基本为家庭经营,在面对价格波动幅度过大时基本无变化。由于养殖规模小,进入或退出市场较为灵活,对价格波动反应不敏感,且受经营习惯及养殖观念影响,不会因为市场行情变化而改变任何经营方式。

03、中规模养殖场户基本为家庭经营,在面对价格波动幅度过大时主要在节本上下功夫,即变动淘汰鸡出栏时间。这部分养殖场户蛋鸡养殖占家庭养殖收入的90%以上,加上资金技术实力较为薄弱,为了保证收益,普遍在生产周期上下功夫。

04、大规模养殖场户分为养殖企业(专门从事蛋鸡养殖)、公司一体化、家庭经营三种模式,其中,养殖企业与公司一体化在面对价格波动幅度过大时,进行规模调整与节本调整;家庭经营在面对价格波动幅度过大时基本无变化。作为大规模养殖场(户),养殖企业与公司一体化供应商超及学校、工厂食堂,在契约合作模式的限制下,为保证货源稳定,价格变化并不会导致其要素投入、管理水平的改变。作为家庭经营的大规模养殖场户,由于养殖规模过大,养殖场(户)养殖经验较为丰富,在面对市场价格波动时,不会轻易调整生产行为,基本都是按照固定的经营方式进行生产。

  由于蛋鸡养殖场(户)具有规模异质性,其成本结构存在较大差异,在面对价格波动幅度过大时,大中小规模养殖场(户)的生产调整行为亦有所不同,个性特征包括:

01、小规模养殖场(户),若鸡蛋价格行情不好,可能会选择空栏进而退出市场;若鸡蛋价格行情较好,小规模养殖场户会延长淘汰鸡出栏时间,甚至扩产。

02、中规模养殖场户主要有两种行为:

a.调规模:在价格下跌幅度过大时,为保证收益,会做出缩小存栏量及更换品种等行为。例如,在2020年上半年鸡蛋行情低迷,小部分养殖场(户)在淘汰蛋鸡后,未进行补栏,待第二年行情好转后才进行补栏,最大限度地减少养殖损失。b.节本:在价格下跌或上涨幅度过大时,为保证养殖收益,会调整饲料配方等进行节本操纵。

03、大规模养殖场户在面对价格波动幅度过大时,虽然都是采用节本决策,但调整方向不同,分为生产周期与要素投入。如南通万三生态农业有限公司(养殖企业)在价格上涨幅度过大时,能够根据市场行情进行预判,在一定的赢利时间及时卖出,保证适宜的盈利空间,进而存栏量减少,提前出栏淘汰鸡;大规模家庭经营养殖场户为保证利润,该养殖场在饲料价格高、淘汰鸡价格低的时候会采用强制换羽技术。

  综上所述,不论何种规模的农户,在价格波动幅度呈现“过大”或“过小”的状态时,均会调整其生产决策,进而影响供给。小规模养殖场(户)在价格波动时基本无变化,以空栏决策和周期调整决策为主。中规模养殖场(户)在价格波动情况下以选择调整生产周期为主,调规模或生产投入要素为辅。大规模养殖场(户)资金技术实力强、营销渠道固定且多样化、信息灵敏度高,在价格波动背景下为保证收益,生产调整行为以短期调整生产周期为主,基本不会退出行业。

3、启 示

  农产品价格是影响生产者经营行为决策、消费者福利,乃至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农产品价格与农户生产调整行为相互影响、振荡共生。鸡蛋价格上涨,养殖经营利润增加,刺激生产者扩大养殖规模或延长养殖周期,造成整体供给量增加;反之,价格下跌,养殖户尤其是小规模养殖户纷纷缩小养殖数量,引起供给量负向波动。蛋鸡产业近乎是完全竞争市场,以中小规模为主的蛋鸡养殖主体只能被动接受价格波动,进行成本调整、规模调整以及周期调整,而大规模为主的蛋鸡养殖主体较少改变其生产行为,但行情较好时也存在延期淘汰的现象。

  为稳定农业生产,帮助蛋鸡养殖场(户)更好地应对市场经济风险波动,提高农户的收入水平,促进蛋鸡产业的稳产保供,需要行业协会及政府部门对蛋鸡产业从“降成本”、“稳周期”、“促收益”进行积极科学的引导。

01、降成本

  随着蛋鸡行业的快速发展,粗放型养殖已成为过去,规模化、精细化养殖时代科学降低成本、提高单产是蛋鸡养殖场(户)的生存之道。饲料投入作为蛋鸡养殖成本的最大组成部分,与玉米、豆粕等原料价格息息相关,密切关注饲料及其配料市场价格行情及推动饲料配制技术进步、科学喂养,有助于科学降低养殖成本。

02、稳周期

  蛋鸡养殖周期作为蛋鸡养殖场(户)对市场价格的重要响应行为,对蛋鸡供给能力影响甚大,但现有研究及科研部门、蛋鸡行业部门对其关注度却较低,应加强现有监测预警体系中对蛋鸡养殖周期的关注,提高监测的精准度,对蛋鸡养殖场(户)的周期决策进行科学引导,将蛋鸡存栏量稳定在合理水平。

03、促收益

  长久以来,蛋鸡产业呈现“小规模,大群体”的养殖特征。从鸡蛋产品市场来看,同质类普通鸡蛋占据主要市场,同质化价格竞争模式为主,品牌鸡蛋市场发育较晚,鸡蛋溢价能力较弱。提高生产标准,加强蛋鸡企业品牌保护体系建设,实现产品价值升级,促进蛋鸡产业养殖收益。

免责声明:
1、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公司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公司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2、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本公司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


服务热线:0311-68052866